中国城镇供热协会


01

为什么国家对煤炭(国产动力煤,下同)价格实行区间调控政策?

为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国务院常务会议精神,引导煤炭价格在合理区间运行,保障煤炭安全稳定供应,2022年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关于进一步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的通知》(发改价格【2022】303号),明确了煤炭中长期交易价格合进区间;4月,印发2022年第4号公告,明确了煤炭领域经营者哄抬价格的具体行为表现,实质上明确了煤炭现货价格合理区间。303号文和4号公告相辅相成,构建了煤炭价格预期引导和调控监管的闭环机制,为相关经营者依法合理经营提供了明确指引,是煤炭价格运行在合理区间的重要政策保障。

02

煤炭中长期交易价格合理区间是多少?

根据国家发改委《关于进一步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的通知》(发改价格【2022】303号)、省发改委《关于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的通知》(辽发改价格字【2022】27号)规定,秦皇岛港和重点地区煤炭中长期交易价格合理区间为:

单位:元/吨

环节地区热值中长期交易价格合理区间

港口秦皇岛港5500千卡570-770

出矿山西5500千卡370-570

陕西5500千卡320-520

蒙西5500千卡260-460

蒙东3500千卡200-300

辽宁5500千卡590-790


注:

1.上述价格均为含税价格

2.环渤海港口下水煤炭价格按照秦皇岛港价格执行

03

煤炭现货价格合理区间是多少?

根据国家发改委2022年第4号公告规定,煤炭现货价格合理区间上限不得超过国家或地方有关文件明确的中长期交易价格合理区间上限的50%。

单位:元/吨

环节地区热值现货交易价格合理区间上限

港口秦皇岛港5500千卡1155

出矿山西5500千卡855

陕西5500千卡780

蒙西5500千卡690

蒙东3500千卡450

辽宁5500千卡1185

04

煤炭价格超出合理区间怎么办?

市发改委密切关注煤炭价格情况,如煤炭价格超出合理区间时,将会同市场监管部门采取提醒、约谈、调查、通报等手段和措施,引导煤炭价格回归合理区间。上半年市发改委会同市市场局联合对我市重点煤炭生产、经营企业进行了政策宣讲和提醒告诫,深入煤炭生产经营企业实地调查,对销售煤炭价格超出合理区间的及时进行行政约谈,对存在涉嫌哄抬价格行为的依法严肃查处。

05

哪些形式可以认定为哄抬价格行为?

一是经营者的煤炭中长期交易销售价格,超过规定的中长期交易价格合理区间上限的;

二是经营者的煤炭现货交易销售价格,超过规定的中长期交易价格合理区间上限50%的;

三是经营进口煤炭在成本未明显增加时大幅度提高煤炭价格,或者成本虽有增加但煤炭价格上涨幅度明显高于成本增长幅度的;

四是未提高煤炭价格,但不合理大幅度提高运输费用或者收取其他不合理费用的;

五是在销售煤炭过程中,强制搭售商品,变相大幅度提高煤炭价格的;

六是捏造、散布推动或者可能推动煤炭价格过快、过高上涨的信息的;

七是无正当理由不及时将煤炭对外销售,超出正常的存储数量或者存储周期,大量囤积导致市场供应紧张、价格发生异常波动,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的。

06

对哄抬煤炭价格行为如何处罚?

经营者构成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由市市场监管局根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关于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指导意见》(国市监竞争发【2022】60号)相关规定依法查处。


上述内容涉及的相关政策如下



1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进一步完善

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的通知

发改价格〔2022〕303号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发展改革委,有关企业,有关行业协会:

为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国务院常务会议精神,根据《价格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现就进一步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及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一、总体思路

煤炭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初级产品,电力供应和安全事关经济社会发展全局。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综合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引导煤炭(动力煤,下同)价格在合理区间运行,完善煤、电价格传导机制,保障能源安全稳定供应,推动煤、电上下游协调高质量发展。


二、引导煤炭价格在合理区间运行

煤炭价格由市场形成。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方面综合采取供需衔接、储备吞吐、进出口调节、运输协调等措施,促进煤炭价格在合理区间运行。当煤炭价格显著上涨或者有可能显著上涨时,将根据《价格法》第三十条等规定,按程序及时启动价格干预措施,引导煤炭价格回归合理区间;当煤炭价格出现过度下跌时,综合采取适当措施,引导煤炭价格合理回升。

从多年市场运行情况看,近期阶段秦皇岛港下水煤(5500千卡)中长期交易价格每吨570~770元(含税)较为合理(晋陕蒙相应煤炭出矿环节中长期交易价格合理区间见附件),煤炭生产、流通、消费能够保持基本平稳,煤、电上下游产业能够实现较好协同发展。适时对合理区间进行评估完善。


三、完善煤、电价格传导机制

引导煤、电价格主要通过中长期交易形成。煤炭中长期交易价格在合理区间内运行时,燃煤发电企业可在现行机制下通过市场化方式充分传导燃料成本变化,鼓励在电力中长期交易合同中合理设置上网电价与煤炭中长期交易价格挂钩的条款,有效实现煤、电价格传导。


四、健全煤炭价格调控机制

(一)提升煤炭市场供需调节能力。进一步完善煤炭产供储销体系,保障煤炭产能合理充裕,完善煤炭中长期合同制度,进一步增强政府可调度储煤能力,完善储备调节机制,适时收储投放,促进煤炭价格在合理区间运行。增强铁路煤炭集疏运配套能力。建立健全煤炭需求侧响应机制,必要时合理调节煤炭消费。

(二)强化煤炭市场预期管理。健全煤炭生产流通成本调查制度和市场价格监测制度,为开展煤炭价格调控、评估完善煤炭价格合理区间提供支撑。及时发布煤炭市场和价格信息,强化煤炭价格指数行为评估和合规性审查。煤炭价格超出合理区间时,充分运用《价格法》等法律法规规定的手段和措施,引导煤炭价格回归合理区间。

(三)加强煤、电市场监管。严禁对合理区间内的煤、电价格进行不当行政干预,严禁违规对高耗能企业给予电价优惠。健全行业信用体系,强化煤、电中长期合同履约监管。密切关注投机资本动向,加强期现货市场联动监管,坚决遏制资本过度投机和恶意炒作。各地发展改革部门要配合市场监管部门,密切关注煤、电市场竞争状态,强化反垄断监管;及时查处市场主体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囤积居奇、哄抬价格、价格串通等价格违法违规行为;煤炭价格干预措施实施后,严肃查处不执行价格干预措施的违法行为,典型案例公开曝光。

本通知自2022年5月1日起执行。进口煤炭价格不适用本通知规定。 

国家发展改革委

2022年2月24日


附件:

重点地区煤炭出矿环节中长期交易价格合理区间


原文链接:

https://www.ndrc.gov.cn/xxgk/zcfb/tz/202202/t20220225_1317003.html?code=&state=123



2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告

2022年 第4号

为维护煤炭市场价格秩序、更好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根据《价格法》等法律法规和《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进一步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的通知》(发改价格〔2022〕303号)有关规定,现明确煤炭(国产动力煤,下同)领域经营者(包括从事煤炭生产、贸易的经营者,下同)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属于哄抬价格:

一、捏造涨价信息。

(1)虚构本地区煤炭货源紧张或者市场需求激增信息的;

(2)虚构其他经营者已经或者准备提高煤炭价格的信息的;

(3)虚构煤炭购进成本信息的;

(4)虚构可能推高煤炭价格预期的其他信息的。


二、散布涨价信息。

(1)散布捏造的煤炭涨价信息的;

(2)散布信息号召或者诱导其他经营者提高煤炭价格的;

(3)散布可能推高煤炭价格预期的其他信息的。


三、囤积居奇。

生产或者购进煤炭后,无正当理由,明显超出正常的数量或者周期囤积的。


四、无正当理由大幅度或者变相大幅度提高价格。

(1)在煤炭生产成本或者购进成本未明显增加的情况下,大幅度提高煤炭价格对外销售或者明显超过正常年份加价幅度对外销售的;

(2)通过向关联方转售,再由关联方大幅度提高价格出售煤炭的;

(3)以煤炭供应紧张为由,强制或者诱导销售对象委托其采购高价煤炭的;

(4)在销售煤炭过程中,通过不合理提高运输费用或者不合理收取其他费用等方式,变相大幅度提高煤炭价格的;

(5)在销售中长期交易煤炭的同时,通过强制高价销售现货煤炭,变相大幅度提高煤炭价格的。


上述所称“大幅度提高价格”,可以根据国家及地方有关文件规定、经营者主观恶意和社会危害程度等因素,结合实际情况综合考量。其中,存在下列情形之一,且无正当理由的,一般可视为哄抬价格行为:

(1)经营者的煤炭中长期交易销售价格,超过国家或者地方有关文件明确的中长期交易价格合理区间上限的;

(2)经营者的煤炭现货交易销售价格,超过国家或者地方有关文件明确的中长期交易价格合理区间上限50%的。


本公告由国家发展改革委负责解释。


国家发展改革委

2022年4月30日


原文链接:

https://www.ndrc.gov.cn/xxgk/zcfb/gg/202204/t20220430_1324222.html?code=&state=123


3

省发展改革委关于

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的通知

辽发改价格字〔2022〕27号

各市发展改革委,有关企业:

为切实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引导煤炭(动力煤,下同)价格在合理区间运行,按照《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进一步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的通知》(发改价格〔2022〕303号)要求,现将有关事宜通知如下:

一、明确省内煤炭出矿环节价格合理区间。按照省内自产煤炭与外调煤炭到燃煤电厂价格相近的原则,参考晋陕蒙至我省煤炭到厂价格情况,确定辽宁煤炭出矿环节中长期交易价格合理区间为每吨590-790元(5500千卡,含税)。


二、完善煤电价格上下游传导机制。鼓励燃煤发电企业与电力用户在电力中长期合同中,签订交易电价随燃煤成本变化合理浮动条款,实现交易电价与煤炭价格挂钩联动,促进购售双方长期稳定利益共享。

本通知自发布之日起执行。


辽宁省发展改革委

2022年5月24日

原文链接:

https://pc.dl.gov.cn/art/2022/6/27/art_2211_2039163.html?xxgkhide=1



4


市场监管总局关于查处

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指导意见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市场监管局(厅、委):

当前,受国际局势和疫情影响,部分领域出现价格异常波动。为维护市场价格基本稳定,规范市场监管部门执法行为,现就市场监管部门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时如何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等法律法规,提出以下指导意见:

一、哄抬价格违法行为认定

(一)经营者有下列推动或者可能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行为之一的,市场监管部门可以认定构成《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第一项规定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

1.捏造生产、进货成本信息并散布的;

2.捏造货源紧张或者市场需求激增信息并散布的;

3.捏造其他经营者已经或者准备提价信息并散布的;

4.散布信息含有“即将全面提价”“涨价潮”等紧迫性用语或者诱导性用语,推高价格预期的;

5.散布信息,诱导其他经营者提高价格的;

6.捏造、散布推动或者可能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的其他信息的。

(二)经营者有下列推动或者可能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行为之一的,市场监管部门可以认定构成《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第二项规定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

1.生产环节经营者,无正当理由不及时将已生产的产品对外销售,超出正常的存储数量或者存储周期,大量囤积市场供应紧张、价格发生异常波动的商品,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的;

2.生产环节经营者,除生产自用外,超出正常的存储数量或者存储周期,大量囤积市场供应紧张、价格发生异常波动的原材料,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的;

3.流通环节经营者,无正当理由不及时将商品对外销售,超出正常的存储数量或者存储周期,大量囤积市场供应紧张、价格发生异常波动的商品,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的。

经营者存在前款规定情形,但能够证明其行为属于按照政府或者政府有关部门要求进行物资储备或者调拨的,不构成哄抬价格违法行为。

市场监管部门已经通过公告、会议、约谈、书面提醒等形式,公开告诫不得囤积的,视为已依法履行告诫程序,可以不再单独告诫。

(三)经营者有下列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行为之一的,市场监管部门可以认定构成《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第三项规定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

1.在销售商品过程中,强制搭售商品,变相大幅度提高商品价格的;

2.未提高商品价格,但不合理大幅度提高运输费用或者收取其他不合理费用的;

3.在成本未明显增加时大幅度提高商品价格,或者成本虽有增加但商品价格上涨幅度明显高于成本增长幅度的;

4.利用其他手段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的。

前款“大幅度提高”“明显高于”等,由市场监管部门综合考虑经营者的实际经营状况、主观恶意、商品种类和违法行为社会危害程度等因素,在案件查办过程中结合实际具体认定。


二、法律适用

经营者构成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第十四条、第四十条和《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规定处罚。经营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依法从重处罚:

(一)捏造、散布商品供求关系紧张的虚假信息,引发市场恐慌,推高价格预期的;

(二)同时使用多种手段哄抬价格的;

(三)哄抬价格行为持续时间长、影响范围广的;

(四)一年内有两次以上哄抬价格违法行为被查处的;

(五)伪造、隐匿、毁灭相关证据材料的;

(六)阻碍或者拒不配合依法开展的价格监督检查的;

(七)其他可以被认定为依法从重的情形。

行业协会或者为商品交易提供服务的单位构成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依据《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规定处罚。

经营者不执行法定的价格干预措施、紧急措施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第三十九条和《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十条规定处罚。经营者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造成商品价格较大幅度上涨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第十四条、第四十条和《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五条规定处罚。


三、工作要求

(一)坚持依法行政。在自然灾害、公共卫生事件等突发事件期间,应急、涉疫物资以及重要民生商品服务价格会出现或者可能出现异常波动。国际国内市场供求失衡,也会导致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在上述条件下,市场监管部门要充分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依法查处哄抬价格等违法行为,切实维护市场价格秩序。

(二)提高价格异常波动处置能力。各级市场监管部门要健全市场价格异常波动应急机制,完善应急处置预案,强化监测预警,密切掌握价格动态,研判分析价格走势,提高价格异常波动的敏锐性,增强监管的预判性、有效性、针对性。

(三)加大监管执法力度。各级市场监管部门要加大市场巡查力度,及时梳理投诉举报线索,密切关注群众反映问题,加强对重点区域、重点环节、重点商品的价格监管,依法查处哄抬价格等价格违法行为。对性质严重、社会影响大的典型案例要公开曝光,发挥震慑和警示作用。

(四)充分发挥行政指导作用。各级市场监管部门要通过行政指导、行政约谈等形式进行提醒告诫,做好价格监管政策解读,督促指导经营者依法合规经营,形成良好社会预期。密切关注价格舆情,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发布权威信息,维护市场价格秩序。

(五)做好相关政策衔接。市场监管部门查处经营者哄抬服务价格违法行为,可以参照本意见。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市场监管部门可以根据本意见,制定具体实施意见。市场监管部门发现经营者哄抬价格违法行为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移送公安机关。《市场监管总局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指导意见》(国市监竞争〔2020〕21 号)同时废止。


本意见自发布之日起施行。

市场监管总局

2022年6月2日


原文链接:

https://gkml.samr.gov.cn/nsjg/jjjzj/202206/t20220610_347689.html